一个破解补丁模版

瞎写了个(破解)补丁机,数据扔资源里了。

把之前的工作放进去验证了下。

2015-07-09_003935.png

Resource.png

patcher_template_v0.1.png

2015-07-09_003325.png

关键字

荔枝 微博相册下载助手 2.11 破解 补丁 下载

荔枝微博相册下载助手破解补丁-2.11.rar

2015-09-20 更新 V2.12

荔枝 微博相册下载助手 2.12 破解 补丁 下载

荔枝微博相册下载助手破解补丁-2.12.rar

Read more

[转]跟烂事折腾,就是因为你太LOW

文/杨齐函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一个毕业了几年的女孩因为点的牛肉面里的肉少和老板争执起来,结果哭了。哭的原因不是因为牛肉的多少,而是如她所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谁想毕业之后还在因为碗里的几块牛肉和别人争执,细细想来,如果她单位时间价值够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做,她是不会将精力放在讨价还价上的。她的泪,是对自己现状的一种否定和哭诉。


经济学里有个概念,叫“机会成本”,是指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所要放弃另一些东西的最大价值。打个比方,比如你有一百块钱,能吃一顿饭,也能看一场电影,你去看电影了,你的机会成本就是这顿饭。又如,你周末可以用来打Dota也可以用来看《论语》,你去看《论语》了,打Dota及其快乐就是你的机会成本。


换句话说,你做的事情价值多少,是由你放弃的事情反映出来的,而你放弃的事情,也是由你做的事情的价值反映的。可以说,一个人的相关价值是可以从他的抉择中判断出来的。


如果你为了一块糖和好朋友大打出手,你俩的友谊和你的好朋友就值这块糖;如果你为了电影票钱和女朋友斤斤计较导致分开,你的爱人就值电影票钱;如果你因为几次加班,就跟领导大发脾气吵得不可开交,你的前途也就值这几次加班费。


如果你放弃骄傲和任性也要挽回你亲爱的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对你来说价值就高于你的自负和倔犟;如果你放弃享乐和纵欲,坚持努力和进步,你对成功的追求和渴望的价值就高于你对纯粹欲望快感刺激的多巴胺;如果你倾家荡产也要救你患病的亲人,你的亲人对你来说价值就高于你的一切财富。


如此,我们的精力分配,一定程度上反映着我们的层次。


热衷在大街上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大多都是loser,有正事忙活的人,谁有工夫杵在大街上看与自己毫无相关的骂街?热衷每天上网就骂、看帖就喷的人基本也是loser,哪个有上进心的年轻人不集中精力学习知识,积累经验,而是把精神头和聪明劲儿都用在黑别人骂社会上?


每个人时间和精力就这么少,你分给价值low的事,只能说你没有对更有价值的事情投入精力,或者干脆你就是个价值low的人。与其跟一帮自己想想都恶心的人吵来吵去,还不如通过努力来让那些恶心的人和事没有资格和机会出现在自己的世界。

Read more

你以为自己很屌,其实是你圈子弱,平台低,对手挫

来源:这里

作者:杨奇函

某高富帅对我说他最近身边好多美女备胎,有些甚至是有夫之妇,平时总会约她出来吃吃喝喝甚至别的。他觉得他的魅力好大。我好奇问:“你是这些美女圈子里面最高富帅的一个?”他说:“认识啊,我当然不是。”我又问:“那约你出来的都是良家妇女?”他说:“不,都是水性杨花的。”我说:“那问题很清楚了,不是你魅力大,只是你够不值钱而已。”他不解。我补充:“好人家的姑娘不理你,一帮绿茶联系你。你以为你受欢迎,实际上你只是不值钱。谁都会挑选自己认为不值钱的人随意玩弄。你不该沾沾自喜,而是反思为什么你身边聚集了这么多贱人,以及为什么贱人就敢挑逗你。”他漠然,拉黑了几个人。


一个妹妹对我讲,觉得身边的人都比不上她,她现在没有了前进的动力,觉得不需要再努力了。我说:“你现在多牛?”她说我现在班级第一,学生会部长,英语雅思也考了6.5分。觉得没什么可努力的。我很无奈说:“孩子你说你学校一般,做个鸡头就值得你骄傲了?学生会部长那又是多大个‘官’,食堂吃饭给优惠不?至于雅思6.5,我要是分数这么低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你竟然拿来炫耀!”她不服:“哥,我已经是我们班最优秀的好么?”我答:“好啊,只可惜社会上不仅是你们班同学。”她不做声,剑桥雅思真题去了。


在英国时候认识一个朋友,平时在中国城打黑工。每次见到他都会跟我讲自己又买了某某打折的Armani Jeans 等等。觉得自己现在很成功,跟我讲老家的人都不如他。我问那你平时都干什么呢?有学些东西读读书吗?他说没有啊,不需要学了,已经这么行了。我说:“哥,你哪么行了?跟你比的都是些什么人?一帮打黑工的厨子就让你飘飘然了?”他说也不是,跟家里人比也很好了。我补刀:“如果你一定要把你的一生定位在厨子或者农民,我们也没什么好聊的了。你之所以现在天下无敌,就是因为你的天下只有一个巴掌大。”他想想说:“老弟你说的对。”现在他的小买卖做的风生水起。



如果哪天我们发现我是我们所在圈子里面最优秀的了,一方面可能是我们自己确实给力,另一方面,也是很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我们的圈子太弱了,我们的环境充满了弱者,我们的对手也都很挫。我们被称为高富帅或者白富美的时候,不是我们真的“高富帅”了或者“白富美”了,只是真正的高富帅和白富美都不带我们玩而已。因为在他们看来我们太弱了,即便在很多更弱的人眼中我们已经是个牛人。而最最可怕的在于,我们经常竟然会因为比我们更弱的人的几个点赞和掌声,竟然自以为是起来,沾沾自喜起来。不是说挂了先锋官的大印我们就是一代名将,赵云有赵云的圈子,廖化有廖化的圈子。


很久以前我觉得有自己如何厉害的感觉。后来慢慢发现,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自牛的不得了的时候,很有可能恰恰是我们弱的时候,因为不是我们牛,只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弱。而为什么我们竞争对手弱?就是因为我们弱,所以落到一个弱的平台,所以这个平台上争来争去的对手也都很弱。你在中超称王称霸不等于你足球水平多高,因为没有一个西甲意甲球员跟你在这里抢球铲射的;你在CBA全明星拿个得分王也不值得你睥睨世界,今年快四十岁的卡特依旧不会正眼瞧你;就算你Ko了泰拳之王,WCG你可能还是会被分分钟秒杀。


在一个三本学校里面学术大牛,但是到了名校或许就是小巫见大巫;在一个投行拿着高额工资,到了对冲基金圈就泯然众人;在一个小城市呼风唤雨的土豪,到了京沪基本上就毫无存在感了。所以每当我们自觉“无敌于天下”的时候,何不反思一下:可能,不是我多有本事,而是我本事不够。自己没足够本事又因为自己在一个巴掌大的小圈子称王称霸而沾沾自喜进而更没本事。用郭德纲的话说:“不是自己多有本事,主要是同行的衬托。”



越是牛人,越容易意识到自己渺小。人的眼界是个螺旋。你的眼界越大螺旋越大,你意识到的外围就越大,就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高中毕业觉得自己可以“建功立业”,本科毕业觉得自己可以“一番事业”,硕士毕业觉得自己可以“成家立业”,博士毕业觉得自己“难得毕业”。中国经济学祖师陈岱孙先生说“自己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教书。”陈道明也从来反复强调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戏子”。前几天网上和一位已经在美国顶尖名校读博士的清华特等奖学金的大神聊天。他已经是我们同学中公认的学术大神了,但是他越发觉得自己差的太多了。当我们称呼他为“大师”的时候,他回答只有:“慢慢做吧,希望会有进步。”


越是平台高,越容易意识到自己不足。当我们处在一个高手如云的环境中,总有一圈强者将我们的弱小比照的淋漓尽致。“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即便你想沾沾自喜,大神的光芒照耀下你都不得不老实巴交,谦卑内敛。反倒是“山中无老虎”的小荒丘,容易让不懂朝三暮四为何物的猴子称了霸王。总能看到一些小县城的土豪们及其孩子们开着宝马撞人,称王称霸;反倒北京真企业家和二代开着兰博基尼遵守交通法规老老实实。毕竟,没见过真佛的香客,对个算命郎中都会毕恭毕敬,何况跟身边更俗的人相比自己还有几分仙气呢,还不跋扈飞扬起来。


越是对手强,越容易意识到自己危险。武林高手从来作揖从来都是拳头对着自己,因为高手都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死我活的竞争丛林中,活下来的都是知道看淡浮华和虚心努力的高手,因为不懂看淡浮华和虚心努力的都死了。不是上帝让犹太人注定多聪明,只是当了千年巴比伦之囚的流浪民族,不经营智慧就会被消灭殆尽。一个学渣很渣不可怕,怕就怕跟他竞争的人更渣,反衬出他倒是一个学霸,其结局必挂;一个小老板吃喝嫖赌不务正业不恐怖,怕就怕跟他竞争的老板更吃喝嫖赌,反衬出他倒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企业家,结局必惨。



当我们发现身边人都比我们强的时候,我们很可能在进步;当我们发现身边人都和我们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很可能在原地踏步;当我们发现身边人都不如我们的时候,我们很可能在退步。当我们发现这个圈子里我已经天下无敌了,说明你的圈子已经不能支撑你的进一步发展了,如果你还在这个圈子,只能说明你实力至此。与其满足于低圈层目光的毕恭毕敬,不如拼入高圈层感受冷嘲热讽。毕竟,你今天的拥有的“毕恭毕敬”也都是当年的“冷嘲热讽”换来的。


每当我们因为自己的一些或大或小成绩而欢乐开怀的时候,不妨提醒一下自己,或许这个成绩是无数比我们更杰出的人都不屑一顾的,之所以我们会因为这个成绩而得意,不是因为成绩多么瞩目,而是我们没有资格取得更高的成就。我们之所以在某方面的某一段时间看似“独步天下”,不是因为我们实力绝对值多强,只是真正的牛人在忙碌更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事情,或者真正的牛人正聚集在一个还需要我们努力很久才能企及的平台之上。例如不是说我微积分考了一百分就是我数学牛,那是因为数理大神的同学是不会跟我学一样的数学的;也不是说我bonus在部门里最高我就业务能力最好的trader,那是因为业界高手早就自己搞对冲基金当老板了。


当然,取得成绩,不管大小,开心一下是必须的。只是如果我们追求进步却一劳永逸,心怀梦想却自以为是,就不太好了。昨天我们淘汰掉的人,明天可能就会淘汰我们。当我们停留在自以为是的功劳簿上吆五喝六的时候,比我们强的人正在飞黄腾达;和我们差不多的人正在孜孜不倦;比我们差的人正在呼啸而来。我们那块定格成就的金牌上,最好有一个闹钟滴答作响。每当我们在功劳簿上睡的不省人事的时候,那个闹钟都会雷贯双耳,提醒我们:“不是你多猛,只是平台冷;不是你多阔,只是对手弱。”



另外,每个人都有一个人生态度,每个人都有一种生活方式。如果追求恬淡从容,自不必说,小富即安,豁达通融即可。这个世界并不需要每个人都火力全开,奋勇向前,社会本就不该人人都孜孜不倦,恰如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所以在一些小处开开心心,从容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对于立志在某些方面成就一番的人来说,自得于成绩,安逸于现状便是不太好了。因为我们可能会把我们的“成绩”当回事,但是我们的榜样和对手不会。


如果我们希望更牛,拥有更多资源,做出更多社会贡献,我们不需要盯着被人认可,多少人鼓掌,而是要在奋斗的过程中,看看那些我们希望认同自己的人,希望给我们鼓掌的人。因为被人认可很容易,关键的是被谁认可;多少人为我们鼓掌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给我们鼓掌。让比你弱,比你小,比你低的人点赞不叫本事,让比你强,比你长,比你高的人点赞才算英雄。在自己固有的范围杰出不算杰出,真正的杰出,往往是超越自己的固有范围和层次的。


总之,取得再高成就,没必要得意忘形,一方面我们可能并没有在足够高的平台打拼,一方面真正的高手可能都不屑于做我们的对手。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挂着金匾洋洋自得,敲锣打鼓,而是微微一笑,再攀高峰。下次,就是下次,在我们取得另一个高峰成绩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告诉自己:“我很不错,但是我完全可以匹配上更高的成就。”

Read more

不是人家装逼,只是我们太LOW

来源:杨奇函的日志(人人网)

在LSE的一个社团的迎新的时候,我们每个人自我介绍。到一个了一身LV,爱马仕的女孩子自我介绍,说起爱好,她想了想说:喜欢跑车。然后很淡定的坐下了。很多同学你看我我看你,投以“炫富”的判断目光——“这个妹子是来拉仇恨的?!”。

但是在后来天的小组聊天中,我们发现,这个女孩子很谦逊乖巧,真实纯朴,并不是我们所知的一些热衷“炫富”的人。事实的情况是,小女孩从小家境就很优越,周边朋友也都是相当的家境。在她和她的朋友们的生活中,一件香奈儿和我们很多人眼中的优衣库一样普通。她也从来没有觉得说“喜欢跑车”是炫耀,因为在她的生活圈子里,喜欢跑车和我们很多人喜欢邮票一样的普通。

为什么她“衣着香奈儿爱马仕,说喜欢跑车”我们就会觉得她炫耀,而如果她“衣着only优衣库,喜欢吃肯德基”我们就不会觉得呢?不是因为她炫耀,而是我们太low。挣扎在基本生活水平稳顶的我们面对一句从容淡定的“喜欢跑车”瞬间心生鄙视,原因不是人家爱炫,而是因为我们太穷。

本科毕业时候,一个同学去了某投行,他的年薪市场价60-80w一年大概。那年就业环境很烂,基本上能有个年薪12w的工作已经不错了。我们有同学得知后向他恭喜求包养,而他一脸无奈的说:其实这个工资我不满意。有些人对我说:他太能装B了,炫耀啥。——“你TMD还让不让我们纯屌丝活了?”

但是,仔细想想他暑期实习的单位在高盛香港Office。而且我们同学之中他这个级别的大神以及一些在我们看来在成绩,身体素质,综合能力等等的并不如他的大神们,好几个找到了比他年薪更高的工作。对他而言,他的那个工作确实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他100w+年薪实力的人拿着60w的年薪的工资想想确实有些遗憾。

为什么他“拿着60w+的工资遗憾工资低”我们就会觉得他炫耀,而如果他“每个月3000+,抱怨工资低”我们就不会觉得呢?不是因为他炫耀,而是我们太low。辛苦如狗一样的找工作的我们面对一份抱怨60w+年薪的无奈表情瞬间心生鄙视,原因不是人家爱炫,而是因我我们太挫。

有一个师兄,跟我们吐槽他找不到女朋友。但是这师兄每天身边莺歌燕舞,被各种美女环绕。给人感觉就是天天约会都不带重样的那种高富帅,结果跟我们一群屌丝抱怨没有女朋友。很多弟兄跪了,高呼:“哥,咱能不炫妹子了吗!?求求你了。”

后来这个师兄和一个海归二代女神在一起了。现在想想这位师兄金融工作,擅长国标和钢琴,父亲是大学教授,以及自己有六块腹肌。这种高质量男生也确实想找匹配的妹子不太容易。想想之前每天围绕在他身边的“庸脂俗粉”,确实难以让这位睥睨屌丝的男神上眼。他的吐槽确实情有可原。

为什么他“吐槽没有女朋友”我们就会觉得他炫耀呢?不是因为不是因为他在炫耀,而是我们太low。对于我们这些专职备胎的纯钓丝来说能有一个女友就不错了,那还能有机会像他一样那么多妹子机会。我们对他的抱怨,原因不是人家爱炫,而是因为我们太弱。

要这么回忆下去,八天八夜不够用。我们别人炫耀的鄙视大多诸如此类——人家这不是炫耀,只是我们太low!我们总把一些人的无意识流露当作炫耀。而事实上被我们当作的炫耀的东西,在人家看来都普通到不用考虑说出来之后给人带来的感受——谁会在乎告诉别人我吃了一碗难吃的米饭呢?当然你在每天吃不上米饭的人面前还是有可能被看作在“炫耀”。

在哪里欲求不满,我们就在哪里愤怒。我们在乎的不是他们有什么,而是跟他们比我们没有什么。我们评定一个人是否在炫耀不是根据他说的内容本身,而是根据我们对他所拥有东西的稀缺程度。我们对他的愤怒以及衍生出来的敌意,根源于我们的欲求不满。“我想要的我弄不到,你有你还抱怨你太少,啊啊啊你个贱人!马太效应不带你这么玩的!”——“欲望”真的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法剂,一句普通的坦言经它点化立马变成炫耀。随口一说带来的敌意就这么洒脱,欲望一起,呼啸奔腾。

一个十恶不赦的学霸面对九十九分时候的纵横老泪只有另一个恶贯满盈的学霸才能理解。面对学渣嫉恶如仇的眼神,他们是那么的无辜又无助。一个肉嘟嘟的肥婆在一个难民面前一边吃肉一边吧唧嘴,这就是赤裸裸挑衅,但是在一个苗条的女神面前这就是自取其辱。在另一个肉呼呼的肥婆面前就会听见,“诶油自己人啊!清蒸的还是红烧的?”

想我天朝社会环境如此复杂,欲望诉求如此多元,稀缺资源如此纷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忌讳则要多的多。因为你真不知道你多么习以为常的事情,在有些特定的情况下被一些人看来是多么的“炫耀”。如果你在六十年代,逢人就问“吃了么”,你就是在炫耀。你在工科学校你问,“哥你看我妹子靓丽嘛?”你就是个贱人。

当一个爱情美满,事业丰收,哈弗毕业,身材健硕的帅哥发出这样一条微博:“今天和老婆开着新买的布加迪威龙回哈弗母校好开心!另外被同学说八块腹肌快没了,好着急!”穷人会觉得他炫耀“布加迪”,老光棍觉得他炫耀“和老婆”,非名校会觉得他炫耀“哈弗”,排骨男会觉得他炫耀“腹肌”。当然,对于非名校的又老又穷的排骨男光棍来说,他这条微博就是开八个小号开黑之的节奏;而对于和微博楼主的一样实业有成,身体健硕,家庭和睦的哈弗同学来说,这就是一个随口抱怨,底下留言不过“哈哈哈”而已。

记得当年小沈阳说:“啥叫善良,别人吃不上肉,你吃上肉别吧唧嘴就是善良。”干投行的喊“工资不够高”,干咨询的哭了;干咨询的喊“平台不够高”,四大的哭了;四大的喊“生活太单调”,搞科研的哭了;搞科研的喊“生活保障低”,干传媒的哭了;干传媒的喊“工作不自由”;在国企的哭了;在国企的喊“升迁无前途”,公务员哭了;公务员喊“社会地位低”,干投行的哭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有见过真正的大江大海,才不会轻易鄙夷未见过波浪滔滔的叹息。当我们再被某个言行激发反感甚至激怒而原因是我们认为他在炫耀的时候,我们可以明确的告诉自己:我在这方面很弱,确实很弱——当我们还很弱小的时候,我们唯有学会淡定与包容。不要去攻击别人的“炫耀”,不管他是否是真的炫耀,因为这只会暴露我们的软弱——而已。

哪怕你想更好的掩饰自己的短缺,也要更将注意力集中在进步。因为当你满心咒怨,谩骂一个炫耀贱人的时候,实际上人家只是无意识的将自己最普通的一面流露出来了而已。你这一怒,就暴露了你的阶层,你的贫穷,你的丑陋,你的愚蠢等等任何你本来一直想掩饰的方面——没有比愤怒更赤裸裸地将一个人暴露的更彻底。

与其任每次面对炫耀的不爽和愤懑憋出内伤或者骂出外丑,倒不如好好利用这股黑暗能量,刺激自己工作更努力,学习更刻骨,化妆更认真,减肥更起劲。这样你不仅逃离了无休止的样貌羞辱,智力比拼,财富虐杀等带来的精神折磨,你还有更多的机会去缩小这段差距以及减少其带来的精神压迫。更为关键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慢慢认同这种差距的合理性——先天禀赋,后天机遇和努力等综合作用下的差距合理性,你的痛苦会被这种合理性逐渐削平。

曾国藩说:“欲宏其量,必扩其识”。我们的愤怒源于我们的脆弱——我们的欲求不满——弱小而不能达到我们自身的期待。当我们的能力不能匹配上我们的野心,我们会很痛苦;当这种匹配被别人从容公开展示,我们就会更痛苦。痛苦,就是因为我们太弱。

变强,只有变强。当我们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是很难被冒犯到的,因为曾经刺激到我们自尊心,被我们认为是炫耀的东西,已经变成我们家常便饭甚至不屑一顾的杂物。当年让我们心灵激荡的东西已经不会从新纳入我们眼界。从容,就是因为我们变强。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归根结蒂是自身禀赋和能力为基础。只有开拓自己的眼界和见识,才能更有可能的过上一种更高质量的精神生活。从容,从来不是一种刻意做出来的状态,而是一种以实力为支撑自然散发。

Read more

只有优秀的人才拥有最有效的人脉吗?

来自:这里

提问:

有人说只有优秀的人才拥有最有效的人脉。实际上一个人“优秀”的程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社会阶层,或者说他的人际关系网。于是想要拓展自己的人际关系网,先决条件就是自己的朋友足够多,或者自己拉关系的能力足够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好像是毅种循环。


然而我们身边也不乏跻身更高社会阶层的成功例子。请问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


回复:


转一篇文章,题主自己看着办把

--------------------------------
芮成钢入狱尚无人搭救,屌丝切勿高估自己人脉关系

按:用各种方式拓展所谓的人脉,好像是大家认为成功的捷径。我们以为圈子决定一切,于是努力去营造所谓的圈子,其实,这是本末倒置的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把自己的领域做好,自然就会有相应的圈子,而不是整天像苍蝇一样,赴各种聚会、酒局,去营造想象中的圈子。其实,自欺而已。

在家里听到这样一个段子:市政协会议散会,几个身价十亿+的老板去打牌,某超市连锁企业的老板也是身家过亿的政协委员,和他们一起开过几次会,也提出去一起玩。煤老板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首富张嘴说话了:“我们哥几个一起玩,是因为我们都有产业,你一个开小卖店的跟着我们凑什么热闹?”然后在凛冽的秋风中,超市老板悻悻地回家了……

某哥们经常炫耀他跟某女神关系多熟悉多熟悉,讲述他们一起社会实践的点点滴滴,还把对方设置为特别好友,描述很是亲密。我们都觉得“哇塞,好牛的感觉。”只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此女神和他网络上有过互动。我们平时出来吃饭,K歌都希望此哥能够安排这位女神出席一下,让我们一起认识认识。但是也从来没有邀请过。后来我终于在网上见到了女神给这哥们的一次回复: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

还有一次某哥,平时如花蝴蝶一样,翩跹于各大饭局,号称学校朋友无数。浙江爱情连连看剧组求助他帮忙组织户外活动,需要一批外场观众。这哥心想平时朋友那么多,找几十个朋友做观众算什么,一口应承下来。然后当天上午群发飞信给很多人,大意是“是我的朋友你就来之类的”。结果到了录播时间,摄像机等等全上,结 果来的人,寥寥无几。至于他包票会来参加节目而且“跟他很铁”的校园牛人,则一个都没有来…..

西方国家把一些习惯把名人放在嘴边,以提高身价的人称之为“name-dropper。刚刚入狱的芮成钢算是典型,他当年习惯自称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前国务卿基辛格,日本前首相菅直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等等世界名流一杆都是“老朋友”,以至于每年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会被一些称为屌丝酸称为“芮成钢和他的朋友们的聚会”。

然而当芮成钢锒铛入狱之时,他遍布全世界的“老朋友们”却都不见了踪影,昔日的小伙伴们也是树倒猢狲散,落井下石者倒是纷涌而至,世态炎凉啊。人脉虚无飘渺

“人脉”云云,不外如是。真正跟你铁的就那么几个老兄弟。而让很多人引以为荣的在课堂,开会,饭局,酒桌,夜宵,散伙饭,KTV,桑拿房等等社交场所开拓的各种“人脉”,一般都是不靠谱的。在没有感情基础的前提下,人脉不人脉,全拼综合实力。对于弱逼来说,一些所谓人脉,看似全线飘红,实则虚假繁荣。

社会是一个圆锥,每个人都在圆锥的高上面爬。你和同等水平,不同领域的人的距离就是你所处平面圆的半径。只要你的水平更高,你接触别的领域的人的距离就会更短。三流的投行员工认识三流的演员不太容易,但是投行老总和大明星就可以出双入对。博士刚毕业的学术菜鸟认识一个基层政府科员的难度微大,但是院士可以很方便跟省长交流交流,喝一杯茶。

所以,决定你有效人脉的不是你接触范围的广袤否,而是你自身的实力水平。你认识多少人没有意义,能号召多少人才有意义。不是说我每天又认识了谁,跟某某名人一起吃了一顿饭,哪个女神把微信号给我了我就和他们建立了友谊关系或者形成了新的人脉资源。问题的关键是我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和水平与他们站在同一个高 ,即便是不同的领域,也可以肩膀对着肩膀来对话——他是投行MD,我是政府副市长,他是大学副院长,我是电影大导演等等。

圈子内外不重要,实力高低才重要。即便我们和大神处于同一个具备某种特质的圈子——IT圈,娱乐圈,投资圈,学术圈等等——经常一起开会,出席活动,我们还是没有机会跟他们形成真正的友谊,建立稳定的联系,遑论“人脉资源”。原因就是大神只看得到同一高度的大神,我们还处于大神的俯瞰视线之外。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学生,上午围观了成龙新片发布会现场,下午旁听了马斯金的制度经济学,晚上买票参加了李泽楷的慈善晚宴,又能怎么样呢?即便是你四处发朋友圈,水微博向着世界描述你和成龙,马斯金,李泽楷等等多么多么熟悉,但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向成龙要签名成龙保安依旧会拦住你,马斯金也不会给你写推荐信, 李泽楷也不会跟你合伙做生意。

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太弱,以至于都没有资格用共同特质向牛人抛出友谊的橄榄枝。就算是我们在腾讯工作天天见到马化腾,马化腾跟我们见面聊的都不如八竿子打不着的大卫贝克汉姆多;哪怕韩寒的每个微博我都留言点赞,韩寒想找人吐槽一下媒体二缺也不会想到我的。即便你是陕西富平人(习书记家乡),而且清华化工系毕业,而且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习总书记出去喝杯酒也不会找你……

所以,对于我们广大弱逼来说,盲目的“拓展人脉”,游走在各种“社交场合”,加入各种“微信群聊”的意义真心不大,其效果远远没有集中精力让自己成长起来更有效。比起四处给牛人跪舔,处心积虑经营一些吹弹可破甚至虚无缥缈的“人脉”,倒不如自己成为牛人中的一份子或者起码与牛人所处的水平更接近来得更实惠。

前几天看到一个节目,是马云对话周星驰。一个是喜剧之王,一个是电商大鳄,照样谈笑风生。两个如此看似无关的人聚到一起聊得来不是因为他们交情多少年或者共同语言有多少,而是因为他们都是站在各自领域顶峰的男人。天下高手想聚在华山之巅一起指点江山,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的前提是你能够在兵器谱上有一号。想参加武林大会,你想喝侠客岛的那碗“腊八粥”,你就得先混个掌门当当。

记得一位朋友狂粉黄晓明,某次机会见到本尊连签名都没有要。我好奇问“哥你咋回事?”此哥说:“就是电话都要了,有意义吗?现在的我没事骚扰教主,以后教主到哪拍戏也不会告诉我,只会把我拉黑。倒是不如以后去了投行,发达了跟他合作投资。”然后他补刀:“每当看到四处坐着火车追着黄晓明跑的粉丝们,我就想劝一 句:孩子,回去努力当上青岛市公安局局长什么的,保护好教主老爸老妈,你还愁教主跟你不熟?”

那么友谊是不是一定要以实力为基础?不一定,毕竟友谊是由不同的原因成就的。各方面差距大的友谊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密集的存在着。但是,以“经营人脉资源”为目标的功利性社交,一定是以实力为基础的。你想跟大家称为相互照应的“一家人”,那得先走进“一个门”,前提是咱得有能力跨过“门槛”。

那么是不是只有通过“走向更强”才能赢得友谊和维系友谊?也不一定。毕竟友谊这种美好情感的产生和维系方法多多。但是很确定的是,没有比“走向更强”能够更有效地维系功利性的“人脉”了。想跟百万富翁维系“人脉”的最好办法就是和他们一起成为亿万富翁。
人脉的杠杆能力

那么是不是所有有目的性的“人脉”和都不能成为真正的友谊的关系呢?额,跑题了。插一嘴,也不一定。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以利益为基础的社交必然是以利益持有者之间的议价能力为基础的。你什么价位,你就什么找什么价位。至于是否有人具备“杠杆能力”,凤毛麟角。如果日后随着接触增多,共鸣增加,升华为无 关功利的生死之交也说不准。

由此来看,做一个招蜂引蝶的交际花多么的无意义,他们苦心孤诣的“人脉泡沫”多么一文不名。每天痴迷于穿梭地铁来听各种讲座,推杯换盏结交各种“名人”,熬夜通宵参与各种微信群聊等等用青春在刷存在感的交际花们,实际上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与其汲汲于那些伤身体又没效率的应酬,还不如看两本书,锻炼身体,陪陪父母老婆孩子。

“交际花”们错把“认识”等同于“认可”,错将手机通讯录等同于“及时雨”。喝出胰腺炎换下来的“朋友”,未必比得上几篇SCI的效力;有微信群里生龙活虎的精神头,不如用来琢磨琢磨让自己资产升值。殊不知,草率的结交唯有脆弱的关系,所谓的“人脉”不过是呵呵一声。今天还一起喝的 五迷三道一起称兄道弟,第二天公交上打个照面心里在想:“这孙子谁啊?哪见过。”当某交际花为多参加了一次舞会又扫了几个牛人的二维码而沾沾自喜的时候, 牛人正走在“更牛的路上”即“甩开交际花的路上”。

岭深常得蛟龙在,梧高自有凤凰栖。只要不断进步,每个人自然就会有一批志同道合的真朋友结识和也会拓展和聚集一些可以发挥实际作用的“人脉”。大家现在充实自我都还来不及,何必急于拓展所谓“人脉”。毕竟,50元的人民币设计的再好看,也不如100块更招人喜欢。

来源:科技边角料

----------

最后上几张我觉得很写实的照片,人脉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1.jpg
2.jpg
3.jpg
4.jp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