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PHP类UTF8编码内的繁简转换-繁体-简体

第一个:

include "big2gb.php";
$obj=new big2gb;

//简体 转换 繁体
$string_big5 = $obj->chg_utfcode($string_gb,'big5');

//繁体 转换 简体
$string_gb = $obj->chg_utfcode($string_big5,'gb2312'');


第二个:

1、转换类(优点:可以翻译网页;缺点:无法智能翻译词组,例如:简体“皇后”的繁体应该是“皇后”而不是“皇後”)

<?php
class Trans 
{
	private $utf8_gb2312;
	private $utf8_big5;

	public function __construct() {
		$this->utf8_gb2312 = "么万与丑专业丛东丝丢两严丧个丬丰临为丽举么义乌乐乔习乡书买乱争于亏云亘亚产亩亲亵亸亿仅从仑仓仪们价众优伙会伛伞伟传伤伥伦伧伪伫体余佣佥侠侣侥侦侧侨侩侪侬俣俦俨俩俪俭债倾偬偻偾偿傥傧储傩儿兑兖党兰关兴兹养兽冁内冈册写军农冢冯冲决况冻净凄凉凌减凑凛几凤凫凭凯击凼凿刍划刘则刚创删别刬刭刽刿剀剂剐剑剥剧劝办务劢动励劲劳势勋勐勚匀匦匮区医华协单卖卢卤卧卫却卺厂厅历厉压厌厍厕厢厣厦厨厩厮县参叆叇双发变叙叠叶号叹叽吁后吓吕吗吣吨听启吴呒呓呕呖呗员呙呛呜咏咔咙咛咝咤咴咸哌响哑哒哓哔哕哗哙哜哝哟唛唝唠唡唢唣唤唿啧啬啭啮啰啴啸喷喽喾嗫呵嗳嘘嘤嘱噜噼嚣嚯团园囱围囵国图圆圣圹场坂坏块坚坛坜坝坞坟坠垄垅垆垒垦垧垩垫垭垯垱垲垴埘埙埚埝埯堑堕塆墙壮声壳壶壸处备复够头夸夹夺奁奂奋奖奥妆妇妈妩妪妫姗姜娄娅娆娇娈娱娲娴婳婴婵婶媪嫒嫔嫱嬷孙学孪宁宝实宠审宪宫宽宾寝对寻导寿将尔尘尧尴尸尽层屃屉届属屡屦屿岁岂岖岗岘岙岚岛岭岳岽岿峃峄峡峣峤峥峦崂崃崄崭嵘嵚嵛嵝嵴巅巩巯币帅师帏帐帘帜带帧帮帱帻帼幂幞干并广庄庆庐庑库应庙庞废庼廪开异弃张弥弪弯弹强归当录彟彦彻径徕御忆忏忧忾怀态怂怃怄怅怆怜总怼怿恋恳恶恸恹恺恻恼恽悦悫悬悭悯惊惧惨惩惫惬惭惮惯愍愠愤愦愿慑慭憷懑懒懔戆戋戏戗战戬户扎扑扦执扩扪扫扬扰抚抛抟抠抡抢护报担拟拢拣拥拦拧拨择挂挚挛挜挝挞挟挠挡挢挣挤挥挦捞损捡换捣据捻掳掴掷掸掺掼揸揽揿搀搁搂搅携摄摅摆摇摈摊撄撑撵撷撸撺擞攒敌敛数斋斓斗斩断无旧时旷旸昙昼昽显晋晒晓晔晕晖暂暧札术朴机杀杂权条来杨杩杰极构枞枢枣枥枧枨枪枫枭柜柠柽栀栅标栈栉栊栋栌栎栏树栖样栾桊桠桡桢档桤桥桦桧桨桩梦梼梾检棂椁椟椠椤椭楼榄榇榈榉槚槛槟槠横樯樱橥橱橹橼檐檩欢欤欧歼殁殇残殒殓殚殡殴毁毂毕毙毡毵氇气氢氩氲汇汉污汤汹沓沟没沣沤沥沦沧沨沩沪沵泞泪泶泷泸泺泻泼泽泾洁洒洼浃浅浆浇浈浉浊测浍济浏浐浑浒浓浔浕涂涌涛涝涞涟涠涡涢涣涤润涧涨涩淀渊渌渍渎渐渑渔渖渗温游湾湿溃溅溆溇滗滚滞滟滠满滢滤滥滦滨滩滪漤潆潇潋潍潜潴澜濑濒灏灭灯灵灾灿炀炉炖炜炝点炼炽烁烂烃烛烟烦烧烨烩烫烬热焕焖焘煅煳熘爱爷牍牦牵牺犊犟状犷犸犹狈狍狝狞独狭狮狯狰狱狲猃猎猕猡猪猫猬献獭玑玙玚玛玮环现玱玺珉珏珐珑珰珲琎琏琐琼瑶瑷璇璎瓒瓮瓯电画畅畲畴疖疗疟疠疡疬疮疯疱疴痈痉痒痖痨痪痫痴瘅瘆瘗瘘瘪瘫瘾瘿癞癣癫癯皑皱皲盏盐监盖盗盘眍眦眬着睁睐睑瞒瞩矫矶矾矿砀码砖砗砚砜砺砻砾础硁硅硕硖硗硙硚确硷碍碛碜碱碹磙礼祎祢祯祷祸禀禄禅离秃秆种积称秽秾稆税稣稳穑穷窃窍窑窜窝窥窦窭竖竞笃笋笔笕笺笼笾筑筚筛筜筝筹签简箓箦箧箨箩箪箫篑篓篮篱簖籁籴类籼粜粝粤粪粮糁糇紧絷纟纠纡红纣纤纥约级纨纩纪纫纬纭纮纯纰纱纲纳纴纵纶纷纸纹纺纻纼纽纾线绀绁绂练组绅细织终绉绊绋绌绍绎经绐绑绒结绔绕绖绗绘给绚绛络绝绞统绠绡绢绣绤绥绦继绨绩绪绫绬续绮绯绰绱绲绳维绵绶绷绸绹绺绻综绽绾绿缀缁缂缃缄缅缆缇缈缉缊缋缌缍缎缏缐缑缒缓缔缕编缗缘缙缚缛缜缝缞缟缠缡缢缣缤缥缦缧缨缩缪缫缬缭缮缯缰缱缲缳缴缵罂网罗罚罢罴羁羟羡翘翙翚耢耧耸耻聂聋职聍联聩聪肃肠肤肷肾肿胀胁胆胜胧胨胪胫胶脉脍脏脐脑脓脔脚脱脶脸腊腌腘腭腻腼腽腾膑臜舆舣舰舱舻艰艳艹艺节芈芗芜芦苁苇苈苋苌苍苎苏苘苹茎茏茑茔茕茧荆荐荙荚荛荜荞荟荠荡荣荤荥荦荧荨荩荪荫荬荭荮药莅莜莱莲莳莴莶获莸莹莺莼萚萝萤营萦萧萨葱蒇蒉蒋蒌蓝蓟蓠蓣蓥蓦蔷蔹蔺蔼蕲蕴薮藁藓虏虑虚虫虬虮虽虾虿蚀蚁蚂蚕蚝蚬蛊蛎蛏蛮蛰蛱蛲蛳蛴蜕蜗蜡蝇蝈蝉蝎蝼蝾螀螨蟏衅衔补衬衮袄袅袆袜袭袯装裆裈裢裣裤裥褛褴襁襕见观觃规觅视觇览觉觊觋觌觍觎觏觐觑觞触觯詟誉誊讠计订讣认讥讦讧讨让讪讫训议讯记讱讲讳讴讵讶讷许讹论讻讼讽设访诀证诂诃评诅识诇诈诉诊诋诌词诎诏诐译诒诓诔试诖诗诘诙诚诛诜话诞诟诠诡询诣诤该详诧诨诩诪诫诬语诮误诰诱诲诳说诵诶请诸诹诺读诼诽课诿谀谁谂调谄谅谆谇谈谊谋谌谍谎谏谐谑谒谓谔谕谖谗谘谙谚谛谜谝谞谟谠谡谢谣谤谥谦谧谨谩谪谫谬谭谮谯谰谱谲谳谴谵谶谷豮贝贞负贠贡财责贤败账货质贩贪贫贬购贮贯贰贱贲贳贴贵贶贷贸费贺贻贼贽贾贿赀赁赂赃资赅赆赇赈赉赊赋赌赍赎赏赐赑赒赓赔赕赖赗赘赙赚赛赜赝赞赟赠赡赢赣赪赵赶趋趱趸跃跄跖跞践跶跷跸跹跻踊踌踪踬踯蹑蹒蹰蹿躏躜躯车轧轨轩轪轫转轭轮软轰轱轲轳轴轵轶轷轸轹轺轻轼载轾轿辀辁辂较辄辅辆辇辈辉辊辋辌辍辎辏辐辑辒输辔辕辖辗辘辙辚辞辩辫边辽达迁过迈运还这进远违连迟迩迳迹适选逊递逦逻遗遥邓邝邬邮邹邺邻郁郄郏郐郑郓郦郧郸酝酦酱酽酾酿释里鉅鉴銮錾钆钇针钉钊钋钌钍钎钏钐钑钒钓钔钕钖钗钘钙钚钛钝钞钟钠钡钢钣钤钥钦钧钨钩钪钫钬钭钮钯钰钱钲钳钴钵钶钷钸钹钺钻钼钽钾钿铀铁铂铃铄铅铆铈铉铊铋铍铎铏铐铑铒铕铗铘铙铚铛铜铝铞铟铠铡铢铣铤铥铦铧铨铪铫铬铭铮铯铰铱铲铳铴铵银铷铸铹铺铻铼铽链铿销锁锂锃锄锅锆锇锈锉锊锋锌锍锎锏锐锑锒锓锔锕锖锗错锚锜锞锟锠锡锢锣锤锥锦锨锩锫锬锭键锯锰锱锲锳锴锵锶锷锸锹锺锻锼锽锾锿镀镁镂镃镆镇镈镉镊镌镍镎镏镐
镑镒镕镖镗镙镚镛镜镝镞镟镠镡镢镣镤镥镦镧镨镩镪镫镬镭镮镯镰镱镲镳镴镶长门闩闪闫闬闭问闯闰闱闲闳间闵闶闷闸闹闺闻闼闽闾闿阀阁阂阃阄阅阆阇阈阉阊阋阌阍阎阏阐阑阒阓阔阕阖阗阘阙阚阛队阳阴阵阶际陆陇陈陉陕陧陨险随隐隶隽难雏雠雳雾霁霉霭靓静靥鞑鞒鞯鞴韦韧韨韩韪韫韬韵页顶顷顸项顺须顼顽顾顿颀颁颂颃预颅领颇颈颉颊颋颌颍颎颏颐频颒颓颔颕颖颗题颙颚颛颜额颞颟颠颡颢颣颤颥颦颧风飏飐飑飒飓飔飕飖飗飘飙飚飞飨餍饤饥饦饧饨饩饪饫饬饭饮饯饰饱饲饳饴饵饶饷饸饹饺饻饼饽饾饿馀馁馂馃馄馅馆馇馈馉馊馋馌馍馎馏馐馑馒馓馔馕马驭驮驯驰驱驲驳驴驵驶驷驸驹驺驻驼驽驾驿骀骁骂骃骄骅骆骇骈骉骊骋验骍骎骏骐骑骒骓骔骕骖骗骘骙骚骛骜骝骞骟骠骡骢骣骤骥骦骧髅髋髌鬓魇魉鱼鱽鱾鱿鲀鲁鲂鲄鲅鲆鲇鲈鲉鲊鲋鲌鲍鲎鲏鲐鲑鲒鲓鲔鲕鲖鲗鲘鲙鲚鲛鲜鲝鲞鲟鲠鲡鲢鲣鲤鲥鲦鲧鲨鲩鲪鲫鲬鲭鲮鲯鲰鲱鲲鲳鲴鲵鲶鲷鲸鲹鲺鲻鲼鲽鲾鲿鳀鳁鳂鳃鳄鳅鳆鳇鳈鳉鳊鳋鳌鳍鳎鳏鳐鳑鳒鳓鳔鳕鳖鳗鳘鳙鳛鳜鳝鳞鳟鳠鳡鳢鳣鸟鸠鸡鸢鸣鸤鸥鸦鸧鸨鸩鸪鸫鸬鸭鸮鸯鸰鸱鸲鸳鸴鸵鸶鸷鸸鸹鸺鸻鸼鸽鸾鸿鹀鹁鹂鹃鹄鹅鹆鹇鹈鹉鹊鹋鹌鹍鹎鹏鹐鹑鹒鹓鹔鹕鹖鹗鹘鹚鹛鹜鹝鹞鹟鹠鹡鹢鹣鹤鹥鹦鹧鹨鹩鹪鹫鹬鹭鹯鹰鹱鹲鹳鹴鹾麦麸黄黉黡黩黪黾鼋鼌鼍鼗鼹齄齐齑齿龀龁龂龃龄龅龆龇龈龉龊龋龌龙龚龛龟志制咨只里系范松没尝尝闹面准钟别闲干尽脏拼";

		$this->utf8_big5 = "麽萬與醜專業叢東絲丟兩嚴喪個爿豐臨為麗舉麼義烏樂喬習鄉書買亂爭於虧雲亙亞產畝親褻嚲億僅從侖倉儀們價眾優夥會傴傘偉傳傷倀倫傖偽佇體餘傭僉俠侶僥偵側僑儈儕儂俁儔儼倆儷儉債傾傯僂僨償儻儐儲儺兒兌兗黨蘭關興茲養獸囅內岡冊寫軍農塚馮衝決況凍淨淒涼淩減湊凜幾鳳鳧憑凱擊氹鑿芻劃劉則剛創刪別剗剄劊劌剴劑剮劍剝劇勸辦務勱動勵勁勞勢勳猛勩勻匭匱區醫華協單賣盧鹵臥衛卻巹廠廳曆厲壓厭厙廁廂厴廈廚廄廝縣參靉靆雙發變敘疊葉號歎嘰籲後嚇呂嗎唚噸聽啟吳嘸囈嘔嚦唄員咼嗆嗚詠哢嚨嚀噝吒噅鹹呱響啞噠嘵嗶噦嘩噲嚌噥喲嘜嗊嘮啢嗩唕喚呼嘖嗇囀齧囉嘽嘯噴嘍嚳囁嗬噯噓嚶囑嚕劈囂謔團園囪圍圇國圖圓聖壙場阪壞塊堅壇壢壩塢墳墜壟壟壚壘墾坰堊墊埡墶壋塏堖塒塤堝墊垵塹墮壪牆壯聲殼壺壼處備複夠頭誇夾奪奩奐奮獎奧妝婦媽嫵嫗媯姍薑婁婭嬈嬌孌娛媧嫻嫿嬰嬋嬸媼嬡嬪嬙嬤孫學孿寧寶實寵審憲宮寬賓寢對尋導壽將爾塵堯尷屍盡層屭屜屆屬屢屨嶼歲豈嶇崗峴嶴嵐島嶺嶽崠巋嶨嶧峽嶢嶠崢巒嶗崍嶮嶄嶸嶔崳嶁脊巔鞏巰幣帥師幃帳簾幟帶幀幫幬幘幗冪襆幹並廣莊慶廬廡庫應廟龐廢廎廩開異棄張彌弳彎彈強歸當錄彠彥徹徑徠禦憶懺憂愾懷態慫憮慪悵愴憐總懟懌戀懇惡慟懨愷惻惱惲悅愨懸慳憫驚懼慘懲憊愜慚憚慣湣慍憤憒願懾憖怵懣懶懍戇戔戲戧戰戩戶紮撲扡執擴捫掃揚擾撫拋摶摳掄搶護報擔擬攏揀擁攔擰撥擇掛摯攣掗撾撻挾撓擋撟掙擠揮撏撈損撿換搗據撚擄摑擲撣摻摜摣攬撳攙擱摟攪攜攝攄擺搖擯攤攖撐攆擷擼攛擻攢敵斂數齋斕鬥斬斷無舊時曠暘曇晝曨顯晉曬曉曄暈暉暫曖劄術樸機殺雜權條來楊榪傑極構樅樞棗櫪梘棖槍楓梟櫃檸檉梔柵標棧櫛櫳棟櫨櫟欄樹棲樣欒棬椏橈楨檔榿橋樺檜槳樁夢檮棶檢欞槨櫝槧欏橢樓欖櫬櫚櫸檟檻檳櫧橫檣櫻櫫櫥櫓櫞簷檁歡歟歐殲歿殤殘殞殮殫殯毆毀轂畢斃氈毿氌氣氫氬氳匯漢汙湯洶遝溝沒灃漚瀝淪滄渢溈滬濔濘淚澩瀧瀘濼瀉潑澤涇潔灑窪浹淺漿澆湞溮濁測澮濟瀏滻渾滸濃潯濜塗湧濤澇淶漣潿渦溳渙滌潤澗漲澀澱淵淥漬瀆漸澠漁瀋滲溫遊灣濕潰濺漵漊潷滾滯灩灄滿瀅濾濫灤濱灘澦濫瀠瀟瀲濰潛瀦瀾瀨瀕灝滅燈靈災燦煬爐燉煒熗點煉熾爍爛烴燭煙煩燒燁燴燙燼熱煥燜燾煆糊溜愛爺牘犛牽犧犢強狀獷獁猶狽麅獮獰獨狹獅獪猙獄猻獫獵獼玀豬貓蝟獻獺璣璵瑒瑪瑋環現瑲璽瑉玨琺瓏璫琿璡璉瑣瓊瑤璦璿瓔瓚甕甌電畫暢佘疇癤療瘧癘瘍鬁瘡瘋皰屙癰痙癢瘂癆瘓癇癡癉瘮瘞瘺癟癱癮癭癩癬癲臒皚皺皸盞鹽監蓋盜盤瞘眥矓著睜睞瞼瞞矚矯磯礬礦碭碼磚硨硯碸礪礱礫礎硜矽碩硤磽磑礄確鹼礙磧磣堿镟滾禮禕禰禎禱禍稟祿禪離禿稈種積稱穢穠穭稅穌穩穡窮竊竅窯竄窩窺竇窶豎競篤筍筆筧箋籠籩築篳篩簹箏籌簽簡籙簀篋籜籮簞簫簣簍籃籬籪籟糴類秈糶糲粵糞糧糝餱緊縶糸糾紆紅紂纖紇約級紈纊紀紉緯紜紘純紕紗綱納紝縱綸紛紙紋紡紵紖紐紓線紺絏紱練組紳細織終縐絆紼絀紹繹經紿綁絨結絝繞絰絎繪給絢絳絡絕絞統綆綃絹繡綌綏絛繼綈績緒綾緓續綺緋綽緔緄繩維綿綬繃綢綯綹綣綜綻綰綠綴緇緙緗緘緬纜緹緲緝縕繢緦綞緞緶線緱縋緩締縷編緡緣縉縛縟縝縫縗縞纏縭縊縑繽縹縵縲纓縮繆繅纈繚繕繒韁繾繰繯繳纘罌網羅罰罷羆羈羥羨翹翽翬耮耬聳恥聶聾職聹聯聵聰肅腸膚膁腎腫脹脅膽勝朧腖臚脛膠脈膾髒臍腦膿臠腳脫腡臉臘醃膕齶膩靦膃騰臏臢輿艤艦艙艫艱豔艸藝節羋薌蕪蘆蓯葦藶莧萇蒼苧蘇檾蘋莖蘢蔦塋煢繭荊薦薘莢蕘蓽蕎薈薺蕩榮葷滎犖熒蕁藎蓀蔭蕒葒葤藥蒞蓧萊蓮蒔萵薟獲蕕瑩鶯蓴蘀蘿螢營縈蕭薩蔥蕆蕢蔣蔞藍薊蘺蕷鎣驀薔蘞藺藹蘄蘊藪槁蘚虜慮虛蟲虯蟣雖蝦蠆蝕蟻螞蠶蠔蜆蠱蠣蟶蠻蟄蛺蟯螄蠐蛻蝸蠟蠅蟈蟬蠍螻蠑螿蟎蠨釁銜補襯袞襖嫋褘襪襲襏裝襠褌褳襝褲襇褸襤繈襴見觀覎規覓視覘覽覺覬覡覿覥覦覯覲覷觴觸觶讋譽謄訁計訂訃認譏訐訌討讓訕訖訓議訊記訒講諱謳詎訝訥許訛論訩訟諷設訪訣證詁訶評詛識詗詐訴診詆謅詞詘詔詖譯詒誆誄試詿詩詰詼誠誅詵話誕詬詮詭詢詣諍該詳詫諢詡譸誡誣語誚誤誥誘誨誑說誦誒請諸諏諾讀諑誹課諉諛誰諗調諂諒諄誶談誼謀諶諜謊諫諧謔謁謂諤諭諼讒諮諳諺諦謎諞諝謨讜謖謝謠謗諡謙謐謹謾謫譾謬譚譖譙讕譜譎讞譴譫讖穀豶貝貞負貟貢財責賢敗賬貨質販貪貧貶購貯貫貳賤賁貰貼貴貺貸貿費賀貽賊贄賈賄貲賃賂贓資賅贐賕賑賚賒賦賭齎贖賞賜贔賙賡賠賧賴賵贅賻賺賽賾贗讚贇贈贍贏贛赬趙趕趨趲躉躍蹌蹠躒踐躂蹺蹕躚躋踴躊蹤躓躑躡蹣躕躥躪躦軀車軋軌軒軑軔轉軛輪軟轟軲軻轤軸軹軼軤軫轢軺輕軾載輊轎輈輇輅較輒輔輛輦輩輝輥輞輬輟輜輳輻輯轀輸轡轅轄輾轆轍轔辭辯辮邊遼達遷過邁運還這進遠違連遲邇逕跡適選遜遞邐邏遺遙鄧鄺鄔郵鄒鄴鄰鬱郤郟鄶鄭鄆酈鄖鄲醞醱醬釅釃釀釋裏钜鑒鑾鏨釓釔針釘釗釙釕釷釺釧釤鈒釩釣鍆釹鍚釵鈃鈣鈈鈦鈍鈔鍾鈉鋇鋼鈑鈐鑰欽鈞鎢鉤鈧鈁鈥鈄鈕鈀鈺錢鉦鉗鈷缽鈳鉕鈽鈸鉞鑽鉬鉭鉀鈿鈾鐵鉑鈴鑠鉛鉚鈰鉉鉈鉍鈹鐸鉶銬銠鉺銪鋏鋣鐃銍鐺銅鋁銱銦鎧鍘銖銑鋌銩銛鏵銓鉿銚鉻銘錚銫鉸銥鏟銃鐋銨銀銣鑄鐒鋪鋙錸鋱鏈鏗銷鎖鋰鋥鋤鍋鋯鋨鏽銼鋝鋒鋅鋶鐦鐧銳銻鋃鋟鋦錒錆鍺錯錨錡錁錕錩錫錮鑼錘錐錦鍁錈錇錟錠鍵鋸錳錙鍥鍈鍇鏘鍶鍔鍤鍬鍾鍛鎪鍠鍰鎄鍍鎂鏤鎡鏌鎮鎛鎘鑷鐫鎳鎿鎦鎬鎊鎰
鎔鏢鏜鏍鏰鏞鏡鏑鏃鏇鏐鐔钁鐐鏷鑥鐓鑭鐠鑹鏹鐙鑊鐳鐶鐲鐮鐿鑔鑣鑞鑲長門閂閃閆閈閉問闖閏闈閑閎間閔閌悶閘鬧閨聞闥閩閭闓閥閣閡閫鬮閱閬闍閾閹閶鬩閿閽閻閼闡闌闃闠闊闋闔闐闒闕闞闤隊陽陰陣階際陸隴陳陘陝隉隕險隨隱隸雋難雛讎靂霧霽黴靄靚靜靨韃鞽韉韝韋韌韍韓韙韞韜韻頁頂頃頇項順須頊頑顧頓頎頒頌頏預顱領頗頸頡頰頲頜潁熲頦頤頻頮頹頷頴穎顆題顒顎顓顏額顳顢顛顙顥纇顫顬顰顴風颺颭颮颯颶颸颼颻飀飄飆飆飛饗饜飣饑飥餳飩餼飪飫飭飯飲餞飾飽飼飿飴餌饒餉餄餎餃餏餅餑餖餓餘餒餕餜餛餡館餷饋餶餿饞饁饃餺餾饈饉饅饊饌饢馬馭馱馴馳驅馹駁驢駔駛駟駙駒騶駐駝駑駕驛駘驍罵駰驕驊駱駭駢驫驪騁驗騂駸駿騏騎騍騅騌驌驂騙騭騤騷騖驁騮騫騸驃騾驄驏驟驥驦驤髏髖髕鬢魘魎魚魛魢魷魨魯魴魺鮁鮃鯰鱸鮋鮓鮒鮊鮑鱟鮍鮐鮭鮚鮳鮪鮞鮦鰂鮜鱠鱭鮫鮮鮺鯗鱘鯁鱺鰱鰹鯉鰣鰷鯀鯊鯇鮶鯽鯒鯖鯪鯕鯫鯡鯤鯧鯝鯢鯰鯛鯨鯵鯴鯔鱝鰈鰏鱨鯷鰮鰃鰓鱷鰍鰒鰉鰁鱂鯿鰠鼇鰭鰨鰥鰩鰟鰜鰳鰾鱈鱉鰻鰵鱅鰼鱖鱔鱗鱒鱯鱤鱧鱣鳥鳩雞鳶鳴鳲鷗鴉鶬鴇鴆鴣鶇鸕鴨鴞鴦鴒鴟鴝鴛鴬鴕鷥鷙鴯鴰鵂鴴鵃鴿鸞鴻鵐鵓鸝鵑鵠鵝鵒鷳鵜鵡鵲鶓鵪鶤鵯鵬鵮鶉鶊鵷鷫鶘鶡鶚鶻鶿鶥鶩鷊鷂鶲鶹鶺鷁鶼鶴鷖鸚鷓鷚鷯鷦鷲鷸鷺鸇鷹鸌鸏鸛鸘鹺麥麩黃黌黶黷黲黽黿鼂鼉鞀鼴齇齊齏齒齔齕齗齟齡齙齠齜齦齬齪齲齷龍龔龕龜誌製谘隻裡係範鬆冇嚐嘗鬨麵準鐘彆閒乾儘臟拚";
	}

	public function c2t($str)
	{
		$str_t = '';
		$len   = strlen($str);
		$a     = 0;
		while ($a < $len) {
			if (ord($str{$a}) >= 224 && ord($str{$a}) <= 239) {
				if (($temp = strpos($this->utf8_gb2312, $str{$a} . $str{$a + 1} . $str{$a + 2})) !== false) {
					$str_t .= $this->utf8_big5{$temp} . $this->utf8_big5{$temp + 1} . $this->utf8_big5{$temp + 2};
					$a += 3;
					continue;
				}
			}
			$str_t .= $str{$a};
			$a += 1;
		}
		return $str_t;
	}

	public function t2c($str)
	{
		$str_t = '';
		$len   = strlen($str);
		$a     = 0;
		while ($a < $len) {
			if (ord($str{$a}) >= 224 && ord($str{$a}) <= 239) {
				if (($temp = strpos($this->utf8_big5, $str{$a} . $str{$a + 1} . $str{$a + 2})) !== false) {
					$str_t .= $this->utf8_gb2312{$temp} . $this->utf8_gb2312{$temp + 1} . $this->utf8_gb2312{$temp + 2};
					$a += 3;
					continue;
				}
			}
			$str_t .= $str{$a};
			$a += 1;
		}
		return $str_t;
	}
}


2、 实例
//本文档运行于UTF8编码
header("Content-Type: text/html; charset=utf-8");

$go = new Trans;

//UTF8内简转繁
$str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str_big5 = $go->c2t($str);
echo "原文:$str <br />";
echo "转换为繁体后: $str_big5 <br />";

//UTF8内繁转简
$str = "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 ";
$str_gb2312 = $go->t2c($str);
echo "原文: $str <br /> ";
echo "转换为简体后:$str_gb2312 <br /> ";

第三个:mediawiki(优点:可智能辨别词组;缺点:翻译网页全页可能会遇到问题) (参看:http://code.google.com/p/mediawiki-zhconverter/)

<?php

/**
 * Define the folder(note the ending slash) containing the mediawiki's files.
 *
 * YOU SHOULD PLACE THEM OUTSIDE THE DOCUMENT ROOT OF YOUR WEB SERVER!!!
 */

define("MEDIAWIKI_PATH", "mediawiki-1.15.2/");

/* Include our helper class */
require_once "mediawiki-zhconverter.inc.php";

/* Convert it, valid variants such as zh, zh-cn, zh-tw, zh-sg & zh-hk */
echo MediaWikiZhConverter::convert("雪糕", "zh-tw") , ",";
echo MediaWikiZhConverter::convert("記憶體", "zh-cn"), ",";
echo MediaWikiZhConverter::convert("大卫·贝克汉姆", "zh-hk");

?>


第四个:chinese_conversion(优点:可智能辨别词组亦可翻译网页;缺点:需要更智能?) (来源:http://www.beijibear.com/index.php?aid=311)

<?
	include("convert.php");
	function language($str){
		return zhconversion_tw($str);//转换为台湾正体
	}
	ob_start('language');
?>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UTF-8" />
什么 什么 什么 什么 什么
<?
	ob_end_flush();
?>

推荐第四个。

bg2gb.zip

mediawiki.rar

chinese_conversion.rar

原文

Read more

WLAN信道列表

WLAN信道列表是法律所规定的IEEE 802.11(或称为WiFi)无线网络应该使用的无线信道。

802.11工作组划分了两个独立的频段,2.4 GHz和4.9/5.8 GHz。每个频段又划分为若干信道,且每个国家自己制定政策订出如何使用这些频段。

2.4G-channel.png

2.4 GHz (802.11b/g)

4.9-5Ghz-Channel.png

4.9/5.8 GHz (802.11a/h/j/n)

该日志霸王硬上弓 于2013年05月02日发表

Read more

[转]怎么样从一个疯狂下载者成为一个学习者

看了这篇文章。感触颇多!说的好像是我。硬盘里堆的满满的从来没看过的东西!回头想看的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看起。让我们从一个下载者变成学习者吧!

为了方便广大网友,各种网站也应运而生。当网络的建设和发展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喧闹之中,搭配学习这壶美酒的,竟是一瓶名叫资料下载的毒药,更糟糕的是,美酒和毒药已经被灌到了同一个杯子里,浑然一体,叫人在畅美中不知不觉走进地狱。

简单的设置,方便的软件,FTP给资料的传播和个人资料的交流开了一道大门。

从今年年初各大论坛交流的更多是学习心得,到一夜之间,下载成了论坛人气的聚集力量,各大论坛的站长也纷纷拉FTP,开下载,斑竹也不再是要有水平能给大家解答疑问了,只要能提供大量资料,只要能够开FTP,就是座上客。谁家的资料多,谁家就门庭若市。而细细交流学习的栏目很少有人问津。有多少人真正提高了?偶尔有清醒者提出这个问题,也被我要,我要的下载声浪所淹没。

先从我自己说起,刚来到网站时,简直是进入了天堂,看到很多人发帖子,帖子里很多精品资料,于是乎开始疯狂下载收集资料有一天猛一回头,发现自己除了沉颠颠的盘包,满满的硬盘,自己还是一无所有。我沉痛的发现,我忽略了一个实质问题,那就是学习知识是要靠自力,而不是他力,他人的帮助只能推动学习的步伐,但代替不了学习的全部过程。

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是一点都不错,当我们为下载了几G和几十G的免费资料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当我们不停的去寻找更多的资料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时间,那就是生命,人生能有几回搏?我们浪费掉一个小时,我们的生命中就失去一个。本来我们一生中就做很多无意义的事浪费时间了,那么学习上就不要再浪费了,多去下点苦工夫认真背点东西也比在下载中自我陶醉有意义的多。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风雨无阻,有勇气和毅力,相信自己"我行我一定能做到",把自己真正的“从一个疯狂下载者变成一个学习者”,那么你也一定会再雄心勃勃。记不记得有一个故事教《借书者说》(我记得好像事这个名字),书非借不能读也,等有钱了买了好多的书,汉牛充栋,却不去读了!满满的硬盘,却没有几个是真正读过的!往往看到好的资料总是想先放到自己跟前,总是怕别人拿走了的感觉,总是想下了慢慢的看,但是,真正的回头看的时候,不是没有时间就是书太多不知道该看哪个!初到论坛的朋友都有这种做法,说心里话,真的到读的时候,有几个是自己能够真正消化的,真正需要的呢?也许只是想在书里找到自己能够用的上的资料,找到可以借鉴的东西,说实话,能够读就已经很不错了,消化就可能谈不上了!

资料要下载,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交流,我想,交流的时候,不要在乎吵架式的争论,哪怕脸红脖子粗,(当然看不到)只有这样较真的讨论,我们才能真正的长进和提高!朋友们,放开你们的手脚,哪怕说的是错误的,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说,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聪明人总是故意把自己想知道的问题错误的说出来,借以抛砖引玉,得到别人的正确的纠正!同时也是你自己学习的时候提高的时候!

Read more

[转]邹蔚:潜入蓝翔技校二十天 调查蓝翔是不是真的有黑客

2013年4月,我报名进入蓝翔技校,在计算机系网络技术专业学习了近二十天。
体验见这篇发表在时尚先生杂志上的文章。
另外,美容美发系的学习体验,我准备约另外一个哥们写,得等一段时间。

黑进蓝翔

我到达济南的那个中午,天色阴沉,乌云盖住整座城市。

来接站的司机带我上了一辆溅着泥浆的黑色伊兰特轿车。开出济南西站不久,我们上了一条布满碎石与小坑的路。窗外灰尘弥漫,偶尔有渣土车轰隆驶过。司机走错了几次路,我彻底失去了方向感,只记得路上尽是工地、汽配店、小饭馆、批发市场。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出现一片灰色建筑群。车猛一拐弯驶进一座大院,我们到了。

一个小伙子走过来,笑着跟我打招呼,帮我拿了行李。我匆匆打量周围几眼,四月的济南依然景色寥寥,巨大的广场后面蹲着一座方形的大楼,楼前是长长的阶梯,广场两侧栽种的小树没有几片叶子。这里的一切像极了某个县的县政府。

接待大厅里一片冷清,几个中年妇女在吃馒头。我觉得饿,要了一个馒头,就着白开水吃。大厅的一端是监控室,整面墙上安满了屏幕,看样子,摄像头布满了每个角落。

接我的小伙子叫赵佳,我一吃完,他就说要带我到处转转。我点了根烟,跟着他在校园逛荡。从外面看,这里和内地县城的中学并无二致:外墙贴瓷砖的教学楼,宿舍阳台上挂满衣服。偶尔能看到几个少年聚在一起抽烟,他们的工作服上布满了油污。赵佳跟我闲聊,一个肯定要被人反复问起的问题来了—

“怎么想来蓝翔了呢?”

2

今天,蓝翔技校已尽人皆知。早些年,它的出名是因为电视和广播上频繁直白的滚动广告,但让其声名远扬的是《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2009年底,Google等几十家美国公司受到黑客的攻击。两个月后,《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报道:

有两所中国教育机构被追查到与一系列针对Google公司和其他几十家美国公司的在线攻击有关,其中一所还跟中国军方有密切关系……这两所中国学校是上海交通大学和蓝翔技校……蓝翔,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是一所由军方支持建立的大型职业培训学校,为军方培养计算机科学人才。

这个消息令我吃惊。在我印象里,蓝翔技校是一个主要针对农村青年学习就业的地方,它培养的是厨师、汽修工人、挖掘机司机、美容美发师,不是黑客。这则消息就像民间科学家造出了载人航天器一样令人难以置信,更难以置信的是,它来自权威的、最具公信力的《纽约时报》。

我特地查阅了有关那次攻击其他的报道,几乎都来自美国媒体。综合起来,它们共同传递的是:有一批顶级黑客出现了,并且他们来自中国。

它们认为这些黑客极度聪明,使用了十几种恶意代码和多层次加密,潜进受攻击的网络内部。更厉害的是,他们还巧妙地掩盖了自己的活动。就连美国网络安全公司McAfee的副总裁Dmitri Alperovitchde 都说:“从未见过如此高水平的加密。在国防工业以外,从来没有商业公司遭到如此复杂的攻击。”

那些报道认定黑客和中国有关的一个理由是,攻击的目标往往极为明确─有利可图或者机密的知识产权。另外一个信息是,黑客试图通过六个台湾的网络地址来掩饰自己的身份,这是中国大陆黑客的惯常策略。

《纽约时报》的报道出来之后,蓝翔技校一夜成名。不过在国内,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相信,人们更愿意在论坛和微博上以此调侃这所技校:黑客技术哪里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一年过后,《华尔街日报》又刊发了一篇报道,再次提到蓝翔:

Google公司说,中国黑客攻击了数百位知名人士的Gmail账户,受害者包括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及军方人员、亚洲地区官员、中国活动人士和新闻从业者⋯⋯Google说,它最近发现了上述攻击行动,源头疑为中国济南,并且是针对某些个人发动的⋯⋯专门研究中国的网络安全专家穆尔维农(James Mulvenon)说,曾经有人利用电子邮件向一家国防承包商发起定向攻击,蓝翔技校就是其中一个源头。

美国两大有影响力的报纸提及蓝翔,蓝翔黑客的传闻开始变得严肃。我听到的传说也越来越多,有种说法是:蓝翔技校计算机系会传授黑客攻击的方法。还有听说它有一间全球最大的计算机机房,里面有1000多台电脑。蓝翔深厚的军方背景也增加了传说的神秘感。在挖掘机和厨师铲的背后,在一堆潦草的初期班和速成班课表的背后,真潜伏着一批黑客的身影吗?

我决定报个学习班,进入蓝翔。我带了几件换洗衣服,500元现金,一只诺基亚E5手机和一点感冒药,买了去济南的车票。

3

我不可能告诉赵佳我到来的真正目的,我给自己编造的身份是一家灯具店的销售员,喜欢上网,知道蓝翔计算机培训很厉害,想来学点网络技术。我试探性地问赵佳蓝翔是不是教黑客技术。赵佳说:“有一些技术很强的老师和学生,我有几个同学做木马盗游戏账号很厉害。”他的表情看似真诚,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我一样,提前就编好了一套蒙蔽别人的说辞。

走出校门,我们沿着马路走向斜对面的一个大院里,那是我未来上课和生活的地方。我当时并不知道,在马路上穿行往返的这十几分钟竟是我在蓝翔技校上课期间唯一走出校园的时候。在那之后的二十天里,我失去了自由。

蓝翔技校在济南西郊的天桥区,离黄河不远。它像一个独立的小王国,三个紧挨着的大院呈7字形分布,每个院子都被铁栅栏和水沟围起来,彼此之间靠铁制的过街天桥相连。学校西面和北面有两片荒地,南面是个新开发的住宅小区。大多数时候,校外经过的车辆和行人都寥寥无几。唯一的公交车站牌孤零零地站在路边,人行道树的叶子上沾满了灰尘。

“平时能出校门吗?”我问赵佳。

“不让,周末出去也得请假。翻墙被抓到要罚钱的,不要冒险。”

这么警惕,真的隐藏着什么秘密吗?回到接待中心,我立刻交了一万块,报了一个网络技术班——这是我预想中最接近黑客技术的专业。收费员扔给我三张收据、一本字迹模糊的红皮学员证和一张塑料饭卡。我正式成了蓝翔的一员。我向收费员索要发票,她说,这儿从不开发票。

赵佳将我带到领取被褥的库房就消失了。一名穿黑色夹克和运动裤的年轻男子走进来,“提着东西,跟我去宿舍。”他叫陈伟忠,今年25岁,是我的班主任。实际上,他比不少学生还年轻。

走进宿舍楼,温度骤降,厕所飘来的臭气充斥楼道。放好行李,我跟着陈伟忠去了计算机房,那个号称全世界最大的、有着1000多台电脑的机房,那场面一下就把我镇住了。

机房里坐着20多个学生。他们正在上实习课。一群人围住陈伟忠,把假条递给他,希望能够到校外去,理由有重病就医、办银行卡、补办临时身份证。陈伟忠很严肃地宣读了最新的通知,校方实行了更加严格的制度,学生处停止在假条上戳章。批假一次,副校长要被扣去200元。

我找了一张空椅子坐下。

“新来的?”

“嗯。”

“唉,居然有人自己送上门来。这儿连假都不给请,整天被关着。”

蓝翔技校引以为豪的准军事化管理方法之一,就是严禁学生随意走出校门。他们说这样做学生会将更多时间投入到技术钻研中。这是个荒唐的理由,怎么没见北大、清华把学生关起来。封闭学校的另一个效果是,外人很难进入这里,一窥究竟。

4

我来之前预想过可能的遭遇。比如他们只给初入学校的人讲些粗浅的网络知识,作为掩护;比如某个老师认定我是可造之才后,也许可以招募我加入神秘团队。

第一堂,我学的是如何用Word制作个人简历。同学说,前一天讲的是如何插入和制作表格。我颇为疑惑,这是我报的网络技术班吗,为什么在教Word?上课时我发现,课堂上还有好多报名其他专业的学生,商务办公、网络技术、平面设计和环境艺术的,他们都在学Word。陈伟忠讲课基本上是照本宣科:“先插入分隔符,分节符里选下一页,再添加页眉页脚⋯⋯”讲完Word部分,他还会普及一下平面设计基础知识。课堂里大约只有一半的学生会认真听,其他人要么打瞌睡,要么玩手机。

连续几天都是如此。学Word对我真是种折磨,但我依然装作认真,告诉自己要有耐心。黑客也需要个对外身份,没有哪个人会在额头上贴着黑客两个字,也没有学校敢一上来就教黑客作战指南。

或许是新老师的缘故,陈伟忠对课堂纪律要求不严。一次上课,学生没有在座位上而是围在老师身边听课, 还有人在教室里走动。突然,我们背后不知什么地方的喇叭发出一声呵斥:你们是哪个班的,把班级名称写在黑板上。陈伟忠怔住了,随后走到讲台上,写下“商务办公”四个大字。我这时才想起来,教室后面有个摄像头。后面那双眼睛的主人估计在接待中心里喝着茶,他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所有人。

在学校呆了一段时间,我才打听清楚,我报名的网络技术班学制八个月。教学安排是,头两个月学办公软件,中间三个月学平面设计,最后学网页制作的相关知识。如果这样,我很难在短期内有收获。我想了个办法,去找副系主任尹国辉,要求旁听高级技工班课程,或者转班直接学习网络技术。他拒绝了我:“学校没有这个先例,你想学后面的内容可以自学嘛,内容咱们服务器里有。”

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探探他的口风:“外面都说咱们学校计算机系很厉害,有黑客,真的吗?”

“我持保留意见,我不能跟你说,嘿嘿。学校没必要做这样的广告,这是要杀头的广告。”

我还想到一个人─计算机系主任邵红伟,他是《纽约时报》那篇报道中采访到的一位蓝翔“教授”。在一次闲聊中,我和同学提起这个人,同学告诉我,邵红伟说蓝翔技校攻击Google公司是被人恶意陷害。邵还半开玩笑,自己因为这件事一整年都在应付采访,连美国也不敢去,怕被抓起来。

尽管蓝翔技校一直否认与黑客攻击有任何关联,但学校里谈论黑客并不是禁忌,某种程度上,黑客事件成了一个理想的广告。美发专业负责招生的老师曾说,蓝翔技校计算机系实力雄厚,黑客能攻击美国。美发系学生刘复生就问过我,黑客到底长什么样?我语带嘲讽,但相当真诚地回答:“我也想知道!”

5

我最经常去的地方是机房,我认为那是“黑客”最有可能现身的地方。

蓝翔有两个巨大的计算机机房,在一栋毫不起眼的五层楼里,楼下是数控机床车间、汽修车间和电工电子模拟室。我每天上8节课,实习课就在五楼机房。2006年,那个机房因为有1135人同时操作电脑,进入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我去的时候只有893台显示器,超过一半的机器多年未用,被灰尘覆盖着,远望过去像一片“计算机的坟场”。有的键盘飘荡在半空中,有的主机已经不知所踪。“坟场”的角落里有一堆拆散的零件,就像动物的骨架,那是计算机维修班的学生实习用的。

我们用的电脑是方正文祥,一款老式计算机,内存只有512MB,CPU是英特尔Celeron(R),17寸显示器。开机后屏幕上显示机房守则,第四条是这样的:修改IP地址、安装防火墙、破解客户端及系统设置等影响网络运行的行为将重罚。其他条款是保持卫生,穿鞋套进机房,不要吃东西。

机房由一个叫老任的老头管理,外号“长老”,60多岁,头发有些白,总是面无表情。当发现有人在机房吃东西,或者带着食物进入机房,他就会发火,用极其严厉的语气加上几个简单的词汇让人感到压力—出去吃,不许吃!下楼去!下去!

机房最让人捉摸不透的规定是─禁止学生自带电脑。两名数控专业的学生将笔记本电脑带到机房使用,被老任发现,他奔过去,用手指着他们,大吼:出去!不准用笔记本。两名学生刚想辩解,老任已经冲过去强行把电脑合上了。

蓝翔的另外一个机房,在四楼,两个机房最大的区别是,五楼不能上网,但四楼可以。它和实习的机房一样大,更像一所巨大的网吧:红色高背软座椅,金河田机箱,AOC和三星牌21寸显示屏,叫不出牌子的键盘、鼠标和耳麦。电脑的CPU是AMD Athlon II X2 631,内存有 3318MB。在这里上网,每个小时的费用是3元,上机前先刷饭卡。

四楼“网吧”有一间小卖部,卖饮料、方便面、火腿肠和雪糕,我通常会在这里先买一瓶健力宝再去找机器。小卖部外面坐着吃方便面的人,他们大多是下课后不吃晚饭就过来上网。我们喜欢穿过整个大厅,选最里面并且挨着窗户的一排机器,这里凉快,不会有人在背后走来走去,没人能窥探我在做什么。开机后蹦出游戏大厅的窗口,可以选择玩单机游戏或网络游戏。单机游戏里有实况足球8、红色警戒2、重返德军总部、CS这些古董级游戏,几乎没有人会去玩它们。这里上网的人基本上只玩《地下城与勇士》、《英雄联盟》和《穿越火线》这三个游戏。

我常常观察旁边的人,妄图找到“黑客”踪影,但我发现女生们要不在忙着看《甄嬛传》,要不就在购物,不停在蘑菇街、美丽说和淘宝几个网站之间切换,男生们几乎全在玩游戏,偶尔有人看《少年Pi的奇幻漂流》。

那个大网吧会营业到凌晨2点,周六通宵开放,我一般在晚上8点半左右离开。我不止一次想过这样的场景:在弥漫着方便面味道的四楼机房,黑客点击鼠标,万里之外大洋彼岸乱作一团。但每次我扫视这个巨大的网吧,实在想象不出,这些人里谁会是黑客。

在蓝翔呆了十天,我萌生出另外一个假想:巨大的机房只是给一般学生用的,会不会还有一个秘密机房供更高级、也更隐蔽的人使用?我逃了课,在校园中游荡,把几乎每栋楼都勘察一遍。在那栋像县政府办公室的楼里,我发现了一个隐秘之所。那栋楼的一层到五层是汽修和烹调专业的教室,从第六层开始已经没有人出入的踪迹,地板、门窗上都覆盖着厚厚一层灰尘,从墙上脱落的瓷砖碎片散落在过道里,卫生间的门破了,水流到走廊上。通往第七层的所有楼梯都被堵住,障碍物上贴着告示:严禁上楼,违者开除。

我没有理会警告,翻过障碍物,继续上楼。我像一个幽灵游荡在死寂的大楼里,从东走到西,上楼,再从西走到东。每个教室都被锁住,里面是空的,只是脱落的瓷砖碎片越来越多,地面的灰尘越来越厚。阳光从走廊最西端的窗口照进来,将我的影子拉得很长。终于到了楼顶天台,被玻璃顶棚盖着,像一个种蔬菜的大棚,别无他物。真是野合的好地方—当时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它。

6

如果不上网,晚饭后我和同屋的王鹏飞就去散步,每人拿一瓶崂山啤酒,边走边喝。

王鹏飞不满18岁,脸上长着青春痘,头发烫成波浪型。初中毕业后,王鹏飞没有考上高中,在家玩了一年多。当包工头的父亲数落他不务正业,混吃等死,他意识到自己正成为家中的耻辱。过完春节,王鹏飞从岳阳坐了19个小时的硬座来到济南,在蓝翔技校学习环境艺术设计。他的职业方向非常明确,像他表哥一样成为室内设计师,“拿每个月1万多的工资”。

王鹏飞是我那个班上的同学中还算是年轻、上进的,他是唯一我能经常聊聊天的人。我在的班有20多个学生,他们中有退伍军人、搬运工、保安、污水处理厂工人、被开除的大学生、退学高中生、群众演员。最大的41岁,最小的15岁。他们大多来自小城镇或农村,希望通过计算机培训获得一份收入更高、相对体面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说自己想成为一名黑客。年龄最大的孙栋曾是一名保安队长,在北京大钟寺地区的写字楼上班,他报名的是3个月学制的商务办公班,打算学完之后回北京找一家物业公司继续上班。

对于教学进度,王鹏飞非常不满:“我交了1万来学设计,总共就10个月,现在还要拿两个月来学Word,难道以后要我用Word去给客户搞设计吗?你也交了9000多学费学网络技术,现在每天学Word,不觉得很亏吗?”但不久,他就停止抱怨,用手机上的京东客户端买来PS教材和U盘,准备自学。

我和王鹏飞聊起过黑客。他认为,黑客很可能是一场为了吸引眼球的炒作,他对此不感兴趣。他觉得校方禁止学生走出校园,不是要掩盖什么秘密,是为了让学生多在校园里消费,尽量榨出学生身上的钱。王鹏飞来这里40天,已经花了5000元。校园里购物不能使用现金,必须把钱先充进饭卡。为避免私下的现金交易,校方规定,学生举报店主收现金被证实后,能获得500元奖励。

学校里伙食不佳,做菜放的食材是头天夜宵没有用完的,米粒干而硬。虽不至于难以下咽,但毁掉人的心情却绝不是夸张。为了出去吃一顿好的,学生们总是想尽各种方式,从翻墙到跟老师搞好关系。除了我,同学中还有一个人不那么干。那人叫李云山,他穿好成套的西服,皮鞋打好油,背起商务挎包,手拿iphone,装成老师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我注意到李云山的时候,他正坐在床上向其他学生演讲,主题是屌丝如何在一家公司发迹。讲起如何跟领导搞好关系、如何吃定客户时,虽说他刚20岁,却仿佛一个职场的老油条。

李云山很健谈,几乎可以参与任何话题。从中日关系到去哪里修好笔记本电脑,从国家领导动态到教人如何与姑娘拍拖。我让他推荐一部手机,他先讲三星因为代工iPhone偷师苹果技术,并超越苹果。然后继续滔滔不绝地说柔性屏幕手机、谷歌眼镜乃至iWatch。他甚至知道苹果取消了给富士康的订单将它们迁回本土制造。

王鹏飞对李云山的“博学”很不屑。“他就知道吹牛,在试学处上课时比老师还懂,结果挨了打。还说家里有辆本田,鬼才信,有本田还来这里?”

在试学处,李云山总是能回答出关于IT的各类问题,而其他学生还是一脸茫然。李云山自称曾在一家信息工程公司任职,负责电脑安装、维修以及大型局域网架设,对IT领域有所了解。老师不这么认为,他们怀疑他是竞争对手派来争夺生源的卧底。据说李云山被24小时监视,他像瘟疫一样被人躲避着。试学的最后一天,李云山被单独锁在办公室里,邵红伟和一名田姓副校长扇他耳光。他们收走了他的身份证、驾照,在ATM机上输错3次密码锁掉他的银行卡,要他交学费来证明自己不是卧底。无奈之下,李云山只得同意交3个月学制的商务办公专业的学费。交完钱,一切变得好商量。尹国辉甚至建议他读2年制高级技工班,并许诺他“毕业后留校当老师”。

在中国,总共有近2900所技校,民办职业教育培训机构互相之间竞争激烈,派人抢夺生源,乃至偷师对方课程都曾经发生过;雇佣“水军”,在网上发帖攻击对方更是家常便饭。有意思的是,蓝翔技校极力否认培养黑客,但它的竞争对手新华电脑学校却将黑客技能培训写在《职业培养手册》上,网站开发高级工程师专业的学习内容就包括“网站安全漏洞检测与黑客入侵”。

7

十几天过去了,每天都是机械地重复头一天。至于寻找黑客,没有任何突破。我做过一个梦:我第一天到蓝翔,系主任在办公室一一给我介绍计算机系的老师,他们很客气地站起来跟我握手。我看到每张办公桌上都放着一份《纽约时报》⋯⋯

一次偶然的交谈让事情有了进展。有天上机实习,坐了一个钟头后,我准备出去抽烟,站着扫视一圈,想拉个同伙。老任坐在一台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我走到他身后,好奇地盯着屏幕,他正在往黑色的对话框里输入代码,我问他在做什么。老任是球迷,我们聊过几次中超联赛。他没回头,慢悠悠地说:“我在修机子。”

“真看不出您老还有这手艺。”

“是啊,都搞了快四十年了。”

“四十年前咱们国家有电脑吗?”

“外面没有,部队里有。那不是电脑,叫大型机。”

“您以前在部队搞计算机?”

“对。”

“那您具体做什么?”

“软件开发。”

“是部队请您去帮忙,还是……”

“我就在部队里。”

“你是军官?什么军衔?”

“上校。”

老任还在摆弄那台电脑,周围还有很多人,我没有继续发问,独自下去抽了根烟。到蓝翔之前,我就知道这个学校和部队有关系,只是没想到,连一个打扫卫生的老头都有这么强的技术背景。这是一个好消息。

第二天,我趁午休时去机房找老任,他正在玩连连看。我还是用现在学不到东西作借口引入话题。“我在网上看到蓝翔技校攻击过美国公司,觉得这里能学到真东西。但怎么来了光学Word呢。”老任说:“攻击美国那是他妈的美国挑事儿,和咱们没关系。咱们哪能搞这玩意啊,咱这以前都没外网,4楼还是去年刚弄的,攻什么击啊。”

老任回忆说,蓝翔技校涉及“黑客攻击”的新闻是假期时出来的,学校几乎没人,也没办法查出为什么蓝翔会跟这档子事扯上关系。我想知道更多的细节,老任并没讲,而是给我讲了一通黑客攻击的原理。他说,理论上任何一台连上网的电脑都可以进行黑客攻击。但现在的攻击方法和以前不一样,很难查出攻击者是谁,因为黑客无时不刻都在“养鸡”,也就是秘密地控制他人计算机发动攻击。“如果别人利用我们的服务器做成攻击机,这就没办法了。现在没有人敢直接攻击,都是通过好几道弯,转来转去。没那么笨的人,让人逮住。”

从现在公开的调查看,原理确实如此。攻击Google的黑客进入系统后,他们将数据发送给位于美国伊利诺依州和得克萨斯州以及中国台湾的指挥控制服务器。台湾内政部警政署科技犯罪防制中心主任李相臣曾出来辟谣,说台湾公司可能都是受害者。《华尔街日报》文章里提到,黑客试图通过台湾的网络地址来掩饰自己的身份,说那是中国大陆黑客的惯常策略。但就像老任讲的,黑客隐藏自己的手段这么高明,谁又能认定蓝翔是受害者,而不是最终点的攻击发动地?

我后来曾向国内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创始人赵伟咨询过蓝翔成为肉鸡的可能性。赵伟在网络安全领域小有名声,甚至被怀疑过是那次攻击行动的参与者之一。赵伟说,老任讲的这种情况是可能的,“养鸡是黑客的日常工作,也是攻击的基础,攻击必须先找跳板。不光是蓝翔,国内很多大公司网络安全防护意识和手段都很原始。黑客首先就找那些老弱病残下手。”

即便这些都说得通,但老任的身份还是让人好奇。我问起他的过去,老任对这些倒没什么忌讳。八十年代,蓝翔技校的创始人荣兰祥和济南军区55151部队合作办技术培训学校,校址就在部队大院里,老任那时正在这个部队服役,认识了荣兰祥。之后,老任转业到地方工作,退休后就被返聘蓝翔技校,至今已有8年了。

老任说他挺喜欢机房的工作,虽然杂事多,但不像教课那样累,况且教课老师的待遇并不高。他觉得年轻人不见得能干得好机房这个看似简单的清洁、维修和防盗工作。

我了解的信息和老任说的一样,蓝翔曾经跟部队合作办学,在部队经商的浪潮中被“收编”:部队提供更大的办学场地、部队也介入学校经营管理,荣兰祥自己也成为部队的职工。1998年,中国军队被中央军委命令退出商业领域,技校重新回到了荣兰祥手中,并在天桥区建了新校舍。脱离部队后,蓝翔技校还“带着部队的一些家属和职工”。

直到现在,蓝翔技校也基于专业特长,跟部队进行一些培训项目的合作,像电工、汽修。每年有不同专业的高级技工班毕业生入伍,成为技术士官。荣兰祥很乐意讲述他和部队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地方企业拥军是被政府所鼓励的。

8

在蓝翔的二十几天里,我一直想接近陈伟忠,向他打探些情况,我提出去他住处,被他拒绝了。我怀疑蓝翔的老师中可能有人会是黑客。对于陈伟忠的冷淡,我开始以为是他对我抱有警惕之心,后来才听同学说,陈伟忠这样级别较低的老师,连间自己的房间都没有,几个老师住一个宿舍,根本没什么独立的空间。

一天中午,我回到宿舍,有点意外地看见陈伟忠坐在床边和一个学生下象棋。我凑过去,看他们下完那盘棋,和陈伟忠聊了起来。他宿舍的下水道坏了,为了躲避臭味,午饭后就到我们这儿来了。

他问我原来是干什么的,我告诉他自己是摆糖水摊的,一直对计算机感兴趣,被蓝翔技校有黑客的传闻吸引,以为网络技术会教黑客攻击手段。

“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我这个级别,我估计没有机会了解到那些事情。网络技术是程甲老师教。程老师是咱系老师中工资最高的,比系主任工资都高。” 陈伟忠说。

程甲为什么能拿全系最高的薪水,他会是黑客吗?我想多打听一些程甲的信息,但陈伟忠说他仅见过程甲几面,没有太多交流。他只知道程甲是计算机系唯一的重点大学毕业的老师,技术很好,但是平时很少授课,专门管理学校的网络中心。

我后来联系上了程甲,那是我从蓝翔逃出去之后的事儿。我也想等到程甲给我讲课的那一天,但不可能,那还需要6个月。我向赵佳要了程甲的手机号码,拨通了他的电话,借口是请教专业课程以及就业出路。电话那端,有他孩子的吵闹声。他操着山东口音的普通话,给我介绍网络技术专业以后可能会讲到的一些内容,和我以后可能的出路。

他告诉我,学生毕业后从事技术工作的很少,能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找到工作的也很少。“咱们的学生还做不了软件开发,但做实施是没问题的。”

我又问起他的工资。全系首屈一指的薪资,其实才不到6000元。程甲从山东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做过程序员,2008年到蓝翔技校。他也想过要离开蓝翔,北京一家开发医疗软件的公司曾经高价挖过他。但考虑到家庭,他暂时留了下来。“软件行业总出差,家里有个孩子,走不开。”他说。

我向他表达对黑客的好奇。他听完,笑了,很干脆地说:“黑客违法,学校不教。咱们这确实没有黑客,谷歌攻击也不是咱们做的,咱们也没有那么高水平的人。”

我追问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给我讲述了另一个版本的蓝翔技校黑客风波。

2010年2月,通过网络关键词监测系统,蓝翔技校发现自己成为爆炸性新闻的主角之一。震惊之余,立即排查,发现4楼机房有一批计算机中毒—具体何时中毒不得而知—可能被人作为发动网络攻击的中转站。从程甲的说法来看,这并不是像老任描述的那样,“机房以前没有外网”。

“有些机器变成肉鸡了,就是能够被别人随便操控的机器。他们通过咱们的计算机攻击美国的服务器,美国那边就以为是咱们攻击的。闯入别人的电脑都显示一个IP地址,都来源于蓝翔技校,但具体是哪一台就没办法区分了。”

从谷歌的声明来看,攻击者的方法是,通过“钓鱼邮件”将Gmail用户引向诈骗网站,诱骗他们透露邮箱的用户名和密码,从而得以阅读并转发受害者的电子邮件。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追查原始攻击源来证明清白是不现实的,即使查出前一级发动攻击计算机的IP,它们仍然有可能是一批“肉鸡”。蓝翔技校迅速切断了与互联网连接的总接口,断网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当时怀疑中毒的一批电脑目前已经更换,无迹可寻—当时的电脑也是方正文祥。

我向程甲问起,《纽约时报》的文章提到蓝翔有个乌克兰教授,可能是黑客。程甲在电话里否认了这点:“哪有外国老师,全他妈是中国人。”

9

第二十天,我全部的所思所想是如何逃出去,尽快结束这个玩笑—花1万块钱,用物理行为去核实一个技术问题。我曾精心策划过两次请假:我到校半个月没有洗过澡,要求去学校对面澡堂洗浴,学校的浴室近一年没有开放过;老家新农村建设,房屋改造,需要我本人签字,但都没有被批准。在一次集体劳动时,我得到通知,学校决定加强出入管理,不允许任何学生出去,但没有公布这样做的原因。我知道以请假回家为理由,彻底消失,是不可能了。

只能寻找所有可能突然出现的人间蒸发机会。

第二天,气温罕见地蹿升了10度,午后阳光刺眼,大多数学生正在午休。我原本准备打一杯开水,再去机房找老任聊聊。去的路上,我看到校门开了一道小缝儿,没有任何犹豫,我冲向那道门缝儿─马上离开!我加快脚步径直往外走,两个门卫的大声质问被甩在耳后。出了门,我沿马路一直向南走,跳上一辆正在驶过的三轮摩托车,坐在挡板上。我在蓝翔技校的学习生涯正式结束。

2014-01-09
原文:在蓝翔学习是种什么样的体验?/邹蔚

Read more

[转]Lighttpd中CGI执行流程

对于Lighttpd中CGI执行流程的多余文字不用过多说明,图片里已经基本说的很清楚了。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客户端的每一个请求(动态页面,也就是需要CGI处理的),Lighttpd进程都是先fork一个CGI进程,然后将请求头(通过环境参数)和请求体(通过管道)传递给CGI程序,等待CGI处理并将从CGI进程那接收到的处理结果再响应给客户端,然后将CGI终止(通过发送SIGTERM信号)。

CGI的处理有一些缺点,先不说其它的,单从图中可以看到的就有:首先,对于客户端的每一个请求都需要fork一个CGI进程,然后在该请求处理结束后又将该CGI进程kill掉,性能自然是不高的。其次,Web Server(这里指Lighttpd)和CGI之间通信采用无名管道(PIPE)进行通信,因此具有无名管道的所有缺点(比如:Web Server进程和CGI必须具有亲缘关系;管道是半双工的,数据只能向一个方向流动,因此为了使Web Server和CGI进行双方通信,必须建立起两个管道等等)。由这两个缺点就衍生出很多其它的缺点,比如基本无法进行分布式部署和在CGI侧进行负载均衡等。

所以Lighttpd里除了提供CGI外,还有另外两个选择SCGI和FASTCGI,将陆续会有Lighttpd里的SCGI,FASTCGI等模块的分析内容发出,感兴趣的网友可以关注,:)。

转载保留本博客地址连接[http://blog.csdn.net/lenky0401]。

原文

CGI的相关信息可以查看地址:http://www.w3.org/CGI/

cgi.jpg

Read more